促进社会公平与和谐

2020-06-21 04:47

“比如,以往很多城市都把保障房集中建在偏远的郊区,这很容易成为‘穷人区’;而优质区域全部开发高档住宅,自然也就成了‘富人区’。”南京林业大学城市与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孟祥远指出,这就容易导致社会阶层之间的割裂。

刘茜也表示,现在南京有很多开发商已经开始学习执行新政的广州、杭州等城市的做法,如果未来一定要在小区内配建保障房,他们准备单独组团开发管理,尽量将保障房和商品房分开。

“从国外部分城市的发展经验,以及社会学研究的成果来看,‘大混居、小聚居’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。”孟祥远说,“大混居、小聚居”的意思就是,在一个相对大的区域内,比如河西、仙林等,在规划上首先要规划好,里面既有高档小区,也有保障房小区,各阶层混居在一个区域内。但每个小区又是相对独立的,基本上由同一阶层的聚居在一个小区。这既有利于区域的融合发展,也可避免不同阶层之间完全没有距离而产生摩擦。

满足刚需,为保障房建设“输血”

上周五刚拿下仙林湖地块的新城地产南京公司营销总监刘茜说,以往的中小户型产品大多在100平方米以下,按照新政要求,今后肯定要将户型压缩到90平方米以下,他们此前已设计过70平方米的3房、90平方米的4房,可以满足不同的刚需。

从产业城镇化的角度来看,这样的割裂也不利于城镇化服务业的发展。因为,即便是“富人区”,它也同样需要家政之类的服务业。适当的融合有助于形成合理的社会分工,满足不同阶层的不同需求,并带动就业和服务业的发展。如果隔得太远,穷人只能在本区域做穷人的生意,相关产业的发展显然也会受到限制。

孟祥远说,如果是同一个小区同时建设高档住宅和保障房,不同阶层的居民在这么小的范围内混居在一起,他们的生活习惯、交通工具、物业服务需求、物业费支付能力等很多方面,可能也会面临冲突,如何和谐相处也将面临考验。

据了解,此前南京有部分楼盘其实也采取了类似的分组团开发、相对分开销售管理的做法。比如,江宁的翠屏国际城、帝景天成,都是靠在一起的,开发商也是一家的,但分别规划建成公寓、别墅,拥有各自的围墙和大门;而左邻右里的商品房和保障房,也是隔着一道围墙,相互独立管理。(邹伟 沙文蓉)

紧缺的中小户型,近几年一直是刚需们的吐槽对象。开发商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,一般都热衷于开发建设成本更低的大户型。如何破解这一难题?

因此,“拍地新政”中提出,当地块竞价超过最高限价后,改竞配建保障房面积或保障房建设资金。因为,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弥合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裂缝,促进社会公平与和谐。

体现社会公平,防止社会割裂

如果说,满足刚需、为保障房建设“输血”,还只是“拍地新政”的显性意义;那么,站在更高层次来考量社会影响,“拍地新政”还有利于体现社会公平、防止社会割裂。

“对于江宁、江北等刚需板块来说,影响可能不大。但对主城、河西之类的高端住宅板块来说影响就大了。”刘茜认为,这些板块主打的是改善型住宅,客户最需要的是大平层、别墅等产品。如果未来这些板块出让土地50%以上做中小户型,会有销售难度,对于项目定位肯定也有伤害,土地价格会出现一定波动,拿地房企肯定会谨慎考虑。

市国土局相关人士也表示,出台“拍地新政”,就是为了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要求,完善土地供应结构,加大中小套型商品住房供应,切实稳定商品住房价格水平。

“拍地新政”明确,今后全市范围内的商品住房用地,原则上都要限地价、竞配建保障房面积或保障房建设资金;全市90平方米以下户型不得低于50%。南京房地产开发建设促进会秘书长张辉认为,无疑这有利于缓解中小户型供应紧缺,保护刚需。同时有利于给保障房建设“输血”,增强通过住房保障稳定楼市供应和房价的能力,促进楼市稳定健康发展。

上周五,超最高限价拿下江宁地块的银城地产南京公司营销总监王政表示,现在竞保障房建设资金对开发商还没啥影响,如果今后有地块竞配建保障房建设面积,他们肯定会更加慎重考虑。“特别是一些改善性楼盘,如果小区内配建一些保障房,对于项目销售肯定会有影响,一些购房者甚至认为拉低了社区档次。”

除了竞保障房建设资金以外,“拍地新政”中提到,今后地块超最高限价后,还可能改为竞拍配建保障房建设面积。

另一个备受舆论吐槽的问题是,如果有山有水环境优美、配套完善的地方都被富人们占据了,而穷人都被挤到偏远落后区域,这也是一种享有公共环境资源、配套设施的不公平。

“大混居、小聚居”是个重要方向

上周五,南京“拍地新政”出台后首批5幅“9050+限价”住宅地块拍卖。其中,江宁一地块竞拍价超过10亿元的最高限价后,仍有两家开发商争夺,继而改为竞拍保障房建设资金,最终又竞出9000万元保障房建设资金,以10.9亿元的总价成交。

那么,“拍地新政”背后,究竟隐藏着哪些潜台词呢?

“拍地新政”带来了新的利好,但也带来了新的考验。

小混居给项目规划带来新考验